投稿邮箱 m2217199@163.com
 
乐善好施的老周家

     我说的这件事,一定与家风有关,但不是我家的,是周家的。
     1974年,我在东沟县合隆公社齐家堡大队第五生产队(现东港市合隆满族乡齐家堡村)当知青。一个骄阳似火的夏日,生产队长安排我和另外几个知青帮蚕农分蚕场,这活看似简单实则挺辛苦,其间要背着蚕筐翻越三道山岗,来回一个小时。上午干得挺欢实,下午随着体力的下降和气温的升高,感到头重脚轻,又坚持扛了一趟后,终于在一个下坡处,眼前一黑,双腿发软,昏倒了……也不知过了多久,听到呼唤声,睁眼一看,是本队社员周传国大哥,他看我浑身沾满泥土和草叶,知道情况不妙,赶紧找来一根木棍让我拄着,连拖带拽到了他家。
    周家大嫂是一个热心肠,见我疲惫不堪的样子,赶忙让我躺到炕上,又在我的额头上敷上冷毛巾。自言自语道:“中暑了,我有办法。”不长时间,她端来了一碗面片儿汤,嘱咐我趁热吃下去,说病很快就会好的。我正值窘境,顾不上其它,狼吞虎咽风卷残云,顿觉神清气爽,脚后跟也能站稳了。真是奇了怪了,一碗面片儿汤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效,以前闻所未闻,当时连声道谢。
     一碗面片儿汤,今天看来似乎微不足道,但在40年前的偏僻山村,却是招待贵客的稀罕物。而我在危难时刻享受到了它,不能不让人感恩。每每回想起来,心里都是暖暖的。
    之后又多次去过周家。在他家正门的上方,看到“乐善好施”的字样。可能是春联的横批,也可能是镌刻的家训。当时年轻,没太往心里去,后来细想,那一定是周家的家风。周家夫妇的行为,就是他们家风的集中体现。虽然他们当时没有过多的表白,但此时无声胜有声,对我也是一次潜移默化的教育。从此我认定,东港人,好家风,世代传,暖人心。
    40年过去了,许多往事已经淡忘,但周家的“乐善好施”却让我印象深刻,挥之不去,终生难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黄朝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