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 m2217199@163.com
   
 
漫话清代柳条边的东端起点窟窿山

在中国万里海疆北黄海东端起点上,有一个现代化港口城市——东港市。东港市所辖沿海乡镇中有一个长山镇。长山镇靠近大海的地方有一座高约30米、长约1.5公里、南北走向的小石山叫窟窿山,这座窟窿山就是我国清代著名的柳条边东端起点。
  说起柳条边,势必要言及柳条边的形成。明崇祯九年(1636年),后金老罕王,也就是清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的儿子皇太极称帝,正式改国号为大清。清王朝建立后,皇太极便把当初发迹的辽沈地区视为其“祖宗肇迹兴王之所”。为了保护其“龙兴重地”不受外来势力侵扰,清王朝决定大体沿着明代老边墙旧址修筑一条防御工程,这就是后来人们习惯称呼的柳条边。
  清崇德三年(1638年),整修边墙工程正式动工。清当局首先沿着凤城至本溪碱厂边门的明代老边墙旧址堆土为堤,然后在堤坝上“插柳结绳,以定内外”。坝外挖壕堑,壕堑深八尺、底宽五尺、口宽八尺,坝上栽插柳条作为边里、边外的标记,柳条边以此得名。紧接着,清廷又于顺治年间从凤城向南继续修筑,一直将柳条边修筑到黄海之滨安东县(今东港市)境内的窟窿山脚下。自此,窟窿山这座穹隆似龙、东西洞穿的小山因是清代著名的柳条边东端起点而闻名遐迩。
  说起窟窿山,在当地流传着许多优美动听的故事,其中有一个传说相当感人:相传很久很久以前,每逢农历7月15日,盘踞在北黄海的老龙王总要发一次海啸,闹得地方百姓流离失所、苦不堪言。有一年7月15日凌晨,老龙王的儿子小龙太子为了拯救一方百姓,趁老龙王还在酣睡时,悄悄摘下了老龙王龙椅上的避水神珠后浮上岸来。待老龙王率领虾兵蟹将发起海啸时,小龙太子便将这颗避水神珠朝海上一亮,海水瞬间乖乖退去,老百姓安然无恙。这可触怒了老龙王,遂将小龙太子锁进大海深处一个礁石洞里,由一名老虾精日夜看守。转过年7月15日将至,老龙王又要发海啸了。小龙太子为此心急如焚,囚在礁石洞里整日不吃不喝、泣涕涟涟。老虾精被小龙太子的一片诚心所感动,鼓足勇气将一则秘密偷偷告诉了小龙太子:“太子殿下,你只有吞下这颗避水神珠,才可永解众百姓苦难,不过你吞下避水神珠后也就活不成了,请殿下三思而后行。”小龙太子慷慨激昂地说:“只要能拯救一方百姓,我死了又有何憾!”老虾精放走小龙太子后,知道老龙王饶不了自己,便一头触礁撞死了。小龙太子料理完老虾精后事后,悄然返回龙宫,趁老龙王不备拿走了避水神珠。待7月15日这天老龙王开始发海啸时,小龙太子再次将避水神珠一亮,海水哗然消退。随后,小龙太子一口将避水神珠吞下,长啸一声便咽了气。小龙太子死后,他的骨肉顿时化成了一座小石山,两只大眼睛始终凝望着大海,似乎是在述说着什么。这让凶狠的老龙王十分恼火,遂派镇海夜叉抠去了小龙太子的双眼。从此,这座小石山便留下了两个大窟窿。打那以后,人们便把这座山称作窟窿山。
  柳条边,历史上又称条子边。想当初清王朝修筑柳条边的目的同明王朝修筑老边墙的目的一样,并不是要划定什么国与国的疆界,充其量只是为了保护其“龙兴之地”不受侵扰而筑建的一种标志性禁区界限。
  据史料记载,当年安东、凤城和宽甸县的大部分地方都被划为边外。清朝廷为保护他们的“龙兴之地”对边外地区采取了相当严厉的封禁政策,不准任何人驻住、垦植、采伐和狩猎,致使边外地区成为人迹罕见的荒野。
  如此严厉的“封禁”政策,就是要阻止人们来此开发这块人烟罕至的处女地,自清道光末年山东、河北大量灾民蜂拥渡海进入鸭绿江下游“禁区”开荒种地、垦田建房以来,清王朝妄图依靠这十分脆弱的柳条边来阻挡前赴后继的流民大潮,简直是“螳臂挡车”,未能奏效。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清朝廷被迫于同治十三年(1874年)宣布东边地带全部“开禁”。清光绪元年(1875年),经盛京将军崇实奏准:“所有大东沟一带已熟地亩,著准其一律升科,无论旗民,凡领地开垦者,一体编入户口册籍。”至此,柳条边的“封禁”作用彻底失效,转过年安东县便设立了。
  时过境迁,如今东港境内沿山势走向的柳条边,由于多年雨水冲刷,大都已无迹可寻;在平地所插柳条及土堤、壕沟之处,也多变为耕地,所植的柳树也早已枯朽或被砍伐。目前已调查清楚的清代柳条边在东港境内的走向是:由长山镇窟窿山至大顶子村的丁家沟,向西北的黄金口村的牟家岭,之后沿长山子向东北至山北头,再由山北头继续向东北到十字街镇孙家店村西侧的边岗西去,至光顶子山,然后向东北折去,入凤城市的杨木乡,再到凤城市的边门。柳条边对研究清初“发祥地”提供了重要依据。
   1986年3月6日,丹东市人民政府公布“柳条边东端起点”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祝延学 许敬文

 
编辑:丹东发布 运营:华商传媒 技术:新思维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