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 m2217199@163.com
   
 
《投资时报》主编仲伟志:台商如何不流寇

前不久,台湾电机电子工业同业公会(简称电电公会)发布并解读了《四川省电子信息产业投资环境与发展前景评估报告》。这份台商首个关于大陆省份电子信息产业投资评估的报告认为,随着台商在大陆的投资版图逐渐向西部转移,以成都、重庆、西安等城市为主的“西三角”经济区,正成为台商投资的首选之地。
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。比如全球代工制造业的枭雄鸿海精密——它在大陆的公司名字叫做“富士康”——早已加紧了西进步伐。一个阶段以来,围绕富士康的产生的“成渝之争”、“成渝速度”令人咋舌,体现出中国内陆巨大的资源动员能力,这一点,令周边经济体望尘莫及。
这与当年的一幕颇为相似。进入21世纪之后,长三角区块成为台商调查中的新宠,而台商落脚最早、投资密度最高的珠三角城市,却屡屡被评为投资环境最差、风险最高,甚至还不如环渤海地区的天津、济南。在“西三角”的竞争之下,明天的长三角,会不会成为另一个珠三角?
台商投资在大陆的外商投资中占有很大比重,几十年来,各地方政府一直在争夺台商资源。在当年的长三角,几乎每一个乡镇都被要求南下珠三角招商,几乎所有城市都在珠三角设有常设招商机构,一哄而上,游说那些10年优惠期满的台资企业到长三角投资。长三角之间也形成一场混战,分属三省市的几十个城市明争暗斗,把土地价格越降越低,直至分文不收。地从哪里来?只能变着法儿从农民手里拿。至于税收政策,也早已经突破国家允许的底线,造成了新的不公平。大家都在贴血本招商,都在硬撑着,看谁先眨眼。
这种情形,如今“西三角”也不遑多让。在珠三角与长三角之间的竞争中,台商坐享其成,不费什么气力便压低了土地价格,降低了投资成本。中国的两大“粮仓”,两块最好的土地,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变成了工厂区。如今,四川是大陆西部地区台资企业最多、投资额最多的省份,这天府之国,是不是也要重演“稻田变硅田”的一幕?而等这“西三角”优惠期满、成本上升,这些“始乱终弃”的台商该往何处迁徙呢?
有人指责台商“流寇主义”严重,认为我们给台商敞开了太多的出口——要风有风,要雨有雨,这样的投资环境全世界哪里去找?
大约2002年,我在《经济观察报》工作,曾经写过两篇抨击台商迁徙的社论。但后来走的地方多了,见的人多了,才知道加工贸易企业在全世界都是出了名的“游牧民族”,逐水草而居,冬季转场再平常不过,还没有哪个国家和地区能让这一族群退牧还耕、扎根转型。如今看看我当年的那些诛心之论,很是羞愧。
从更宏观的角度去看,台商对于大陆经济成长的作用,无论怎样形容都不过分。台湾制造业本身就是外销导向,台商不仅带来资金和技术,最重要的是把市场也带了进来。对于“世界工厂”而言,这比什么都重要。台商改变了我们的商业图景,改变了我们的经济面貌,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轨迹,甚至帮助我们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某些游戏规则,在某种意义上,他们是中国大陆走向全球化的功臣,理应得到礼遇。
台商的确存在很多问题。相对于欧美企业,甚至与香港的主流企业比,台资企业更注重短期利益,缺乏长远布局,也招致了更多“血汗工厂”的道德非议。但我们要看到,台商也面临着比一般外商更多的非制度化影响与压力。这一族群的缺陷实际上来自于更大的缺陷。比如两岸政治关系所带来的市场不确定性,使很多台商不愿意进行大规模购地建设,甚至不愿购置最新的机器设备,而是见风使舵、随波逐流。再比如,台资企业多数是独资经营,产业外向度大,与地方经济缺乏内在有机联系,基本上可以不依赖当地的供货商网络,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。
硬留是留不住的,该走的,就让它们走吧。对于那些弱势行业和劣势企业,先发地区应当建立一种退出机制,帮助它们有序转移。希望留住的,则要精心策划,构建更有序的市场规范、更公平的竞争环境、更完善的产业配套、更有效的金融支持,推动企业形成更多的固定成本和沉淀成本,使其融入当地经济,回馈当地社会,而不是为了套取更有利的生存环境,再去四处奔波。
来源:腾讯网

 
编辑:丹东发布 运营:华商传媒 技术:新思维网络